郑斯仁

井然有序对对子大揭秘!底层演艺圈里,专科院校女生如何混出来……-南昌健康之声

大揭秘!底层演艺圈里,专科院校女生如何混出来……-南昌健康之声
第1章:遥不可及的梦
"喂?"顾兮被电话铃声吵醒,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。
电话那边传来姐姐的吼声,"小兮!今天的广告那个付瑶耍大牌不演了,我千说万说终于说服导演让你顶上,你赶紧过来!一点半以前必须赶到。"
"一点半?那不就只有半个小时了?我根本不可能……等等,你说付瑶?"
付瑶?不就是杂志上说的那个迟绍杰的女友吗?
"是啊,付瑶,废话少说,赶紧过来!"
顾兮下意识的瞥了眼杂志,一眼瞥到举止优雅风姿不凡的迟绍杰,连忙道:"好、我这就来。"
为了迟绍杰,她拼了!
不过就是做个地面炮弹,在A城寻找最优路线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距离到达目的地,赶在所有竞争者面前摆平试镜,拿下通告——这种事她很擅长!
当然了小嫡妻,前提是她面对的都是一群小龙套,作为专科院校毕业的顾兮,要是连龙套们都拿不下,那这张脸就没必要再在演艺圈混了。
顾兮作为一个刚入演艺圈不久的新人,没有好的经纪公司帮忙运作,又不肯放下道德底线接受潜规则,混来混去,还是一直处在底层。
姐姐在广告公司工作,就因为这层关系,她也能接不少广告片维持生计,但今天这感觉不太一样,因为付瑶是业内的名模,能请动她参演的,肯定不是个小广告。
顾兮火速穿上衣服坂东玉三郎,朝着姐姐发来的片场地址奔去。
等她千辛万苦赶到片场的时候,已经气喘吁吁,浑身是汗。
姐姐正准备打电话催顾兮,看她已经扶着墙站在远处,连忙跑了过来,拉着她的手将她拽到导演面前。
"导演,这就是我说的演过很多次广告的妹妹。"
导演上下打量顾兮,可能是因为她跑得太辛苦,模样有些狼狈死神汉克,不由皱眉说:"她?真的没问题吗?"
顾兮赶紧捋了下头发,露出自己精致的小脸蛋,笑靥如花。
姐姐连忙将自己手里关于顾兮的资料送了过去,"您瞧瞧,我妹妹绝对没问题,她拍过很多广告了。"
导演随手翻了几下,便塞回姐姐的手里,不耐烦的说:"先去上妆吧,效果不好别怪我换下她,今天这只广告非比寻常,要是投资方不满意,你的工作也有危险,知道么?"
"知道知道,谢谢导演。"
姐姐推着顾兮,将她往化妆间送。
顾兮一听这么严重,紧张的握住姐姐的手说:"姐,万一……"
她想说万一自己弄砸了这件事,岂不是让姐姐跟着丢饭碗?
姐姐不等她说完,低声教训:"没有万一,你必须演好,也不枉费我今天这么大的功夫,我告诉你,这是一个好机会,广告将会在全国投放。付瑶不来,那是她的损失。"
姐姐一直不知道她留在演艺圈是为了某一天跟迟绍杰并肩站在一起,还以为她真的那么贪慕名利。不过既然开弓没有回头箭,顾兮也只好拿出全部的精力来拼了。第2章:男主角
造型师让顾兮先洗了把脸,然后选好礼服,替她上妆。
顾兮赶紧拿过台本八字眉怎么修,默默的读了起来,读着读着,突然问:"这个广告有男主角?"
造型师嘿嘿一笑,"当然有,男主角一会儿就到啦。"
联想到付瑶拒绝参演,顾兮有了个猜测,心都砰砰乱跳起来,"能请问下,男主角是谁吗?"
造型师指着最后一页,"后面不是有参选表吗?你运气可真不错,这次是和迟大帅哥合作啊……"
台本哗啦啦地掉到地上,顾兮瞠目结舌地望着正站在化妆室门口的迟绍杰。
迟绍杰穿了件银灰色西服,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,挺拔的身躯几乎占满了整个门口,哪怕是戴着墨镜,也气势逼人,令化妆间的小助理忍不住惊呼了声。
他的目光在化妆室里扫了一圈,并没有在顾兮这里停留,转头问身后的导演,"付瑶说不参加了袁承汐?"
导演满脸堆笑,"是。今天给她打了一天电话都没人接,我们制片人也很没办法。"
迟绍杰点头,"不来也好,省得她借机炒作。"
顾兮弯下腰来捡掉落一地的台本,眼角余光看到他已经坐到自己旁边,造型师顺势就过去替他打理,换成小助理来照顾自己这边。
她紧张不已,心脏似乎都跳到喉咙里了,却还得表现出淡然镇定的感觉,至少不能让别人看出任何端倪。
迟绍杰侧眼看见她手中的台本,"你是代替付瑶的?"
顾兮下意识的抬眸,与对方目光相撞,心脏又是猛地一跳,"是的。"
她已经换上了驼色大衣,里面是一件白色小礼服,头发被挽成松散的发髻,垂下几绺发丝,造型师技巧十分高超,淡妆勾勒几下,就将顾兮的气质体现了出来——淡雅文静,清净自然,却又不乏大气美丽。
这与名模付瑶是两种不同的风格,付瑶在演艺圈中是出了名的妖娆美艳,而面前的女孩,显然涉世未深,风格独特。
迟绍杰虽然不知道导演为什么要挑她来顶替付瑶,唇边依旧浮现出礼貌的微笑,伸手道:"我是迟绍杰。"
"我知道。"顾兮也伸手与他交握,那一刻心绪万千,终于来了,这不仅仅是姐姐的机会,也是她的机会,井然有序对对子"我是顾兮。"
迟绍杰挑眉,"你……"
"嗯?"
"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"
顾兮打了个哈哈,"怎么会,我不过是到处跑龙套的小艺人。"
迟绍杰"噢"了声,没有再追问,在娱乐圈里,大众脸长相很多见,更何况身边的这个女孩也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,当然,他倒是十分欣赏她的态度,哪一个见过他的女人不是希望借他的名气走红,而这个顾兮,却在说完话后赶紧低下头去看台本,生怕自己记错一句台词。
演艺圈水很深,但也不乏天资不高却分外努力的人。顾兮可能恰好就是这种类型吧。
也正是因为她这种难能可贵的品质,迟绍杰也就没有质问导演为什么找这么个没有名气的人和自己搭档。
"准备好了么?"导演敲门问。
造型助理提着衣服,问顾兮,"怎样,记好了么?"
顾兮闭上眼默习了下台本上的词,再低头看了眼,"好!没问题。"
导演让顾兮先拍她的那一部分,她立刻起身,朝着外头走去,不断地在心里默念着刚才背的每一句台词。
她本来就做好决定,在没有到达顶峰的时候,绝对不主动跟迟绍杰做任何表达。所以离开化妆间的时候,她甚至入神得连招呼都忘记跟他打了。
迟绍杰正在上妆,漫不经心的问造型师,"这女演员哪里找来的?"
造型师说:"听说是这家广告公司执行总监的妹妹,临时被找来顶替付瑶大美人的。虽然差得有些远,不过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,这女孩眼睛里挺有戏的。"
迟绍杰点了点头,手机却忽然响了。是付瑶。
其实付瑶今天为什么这么做,他非常清楚,前几天她在微博上发了段似是而非的话,有点像公布她与迟绍杰感情进展的话,让媒体们一下子将矛头都对准了正在准备拍摄《摘星》这部剧的迟绍杰。
付瑶只不过是和他交往时间比较长的前女友,她不甘心当初没有借机炒作,现在恰好要发新专辑,就把旧事拿出来炒一下。
正是因为这个绯闻,付瑶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,很多广告商为她投拍广告,包括今天打算拍的这则红酒广告。
但是迟绍杰没有那么傻,默不作声是对她的补偿,但并不代表他就要任她拿捏国术天歌,所以由经纪公司发了个声明,矢口否认跟付瑶的关系,表明自己正处在单身的状态,为这件事做了个了结。
迟绍杰的声明发出后,付瑶怒了,她顺势就以生病为由辞演这出广告。第3章:被掩埋的新星
迟绍杰果断地将付瑶的来电挂掉,她不演广告和自己有什么关系,真以为这么做就能威胁到他么?
付瑶不屈不饶地继续打电话,电话铃声在化妆间里反复响起,造型师做完发型后,小心翼翼的说:"那个,吴旻霈已经好了迟先生,我出去看下女主角需要不需要补妆。"
等他离开后,迟绍杰这才接了电话,"喂任娜瑛?"
那边,付瑶正在抽泣,"我今天不能参演,是因为我看见那个新闻,状态太差了,根本不能上戏僵尸夜总会。"
迟绍杰叹了口气,"你想和我说的就是这个?那我挂了。"
"等等。"
付瑶声音软了下来,"你真的不想复合么?"
迟绍杰蹙眉,"当初是你觉得我们不太合适,分了手之后你借机炒作我也没有任何说辞,大家好聚好散。怎么,在你那富商男友那里找了难堪?"
"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说……"
迟绍杰看了眼门外,"行了,你爱怎样就怎样吧,我这边要出工了。"
就如造型师说的,顾兮是个极其入戏的人,尤其是那双眼睛,在镜头里看着格外夺目,导演一面拍着手说好,一面对着监视器说:"这个女孩真的是天生的演员,你看她在镜头里的时候,跟刚才那种糟糕的样子判若两人。"
顾兮的姐姐双手抱着胸站在一旁,自豪的说:"那是当然,我妹妹每次拍完广告,大家都说好,要不然我也不敢给您推荐过来顶替付瑶。我敢说,就算是跟付瑶站在一起,她也绝对不会逊色的。"
副导演点头说,"她很上镜,有一种吸引镜头追逐的气质。"
顾兮并没有听到这些话,她这些年的努力,就是为了在镜头下破茧重生。她只要一想到跟自己对戏的男主角是迟绍杰,就浑身像过了电一样地激动,神采奕奕,精力非凡。
迟绍杰站在旁边静静的看了一会,眸中逐渐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他原本对她的定义是:缺乏天资但不乏努力李琼久,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,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女孩,分明是天赋和努力的结合体。
可为什么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角色的存在?
新人辈出的演艺圈,明明应该璀璨升起的新星,居然被掩埋了这么久。
这时,手机忽然再度响起,他不耐烦的交给一旁的助理,"你接吧。"
助理连忙拿过,看到来电显示付瑶的名字,"喂,付小姐,迟先生正在上戏,可能没时间接听……什么?!"
迟绍杰刚要问怎么了,助理慌张地跑到导演身边:"导演,刚才、刚才付瑶小姐说,她正在朝这里赶,这个广告她没问题,接定了。"
"太好了!"导演和副导演都长出口气。
本来投资商最钟意是付瑶的名气,她要是不演,之后不知道还要花多少力气来解释。唯一感觉对不住的是顾兮,这个女孩说不定可以凭借这一支广告在全国出名的。
顾兮愣在那里,她呆呆地看了眼自己的姐姐,又艰难地将视线挪到迟绍杰身上。
副导演上前说:"对不起,那什么,你今天的广告费我们会照样支付的。"
顾兮脱下身上的大衣,"不用了。我本来就是来帮姐姐的。"
姐姐愤怒地骂:"这个付瑶,耍人玩呢!以后我们公司不可能再推荐她了!小妹你跟我来,以后姐姐再给你找别的机会。"
顾兮有些失神,这一天之间,欢喜悲伤来得太快,她甚至都还没有机会和迟绍杰演对手戏坂本九,就这么匆匆忙忙地结束了拍摄伊贺忍法帖。
片场的人都觉得非常可惜,顾兮天资那么好,就是名气太小。而像她这样的演员,整个A城还有很多很多,大家不会因为你有天分就多看你几眼,更不会因为你受了委屈,就偏帮几下。
任何不公平的事情都会在演艺圈发生,任何偶然的成功也会在这里出现。观众的眼缘、公司的炒作、导演的偏好,随时决定了你的命运。
很显然,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姐姐将顾兮按在凳子上,让她先休息一下,低声说:"你刚才表现得很好,导演和副导演都大加赞赏,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,别担心。"第4章:名片
顾兮失笑,她在乎的只是这个能跟迟绍杰一起出镜的机会。
她捧着一杯橙汁坐在角落里,心道自己或许就是这样的命,除非时来运转,或者就是向潜规则低头,才能搏出生机。
可她不愿向潜规则低头,她要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坚持,清清白白地走上巅峰。
她叹了口气,开始拆头上的发髻,面前却出现一张名片。
她好奇地抬起头,瞳孔骤然放大,竟然是迟绍杰。她顿时脸红心跳,慌忙站起来接过名片,只见上面写着一个人的名字:"迟景曜"。
"这是我哥哥,有自己的经纪公司,你要是感兴趣,可以打电话给他试试。"
对,这件事她是知道的,迟绍杰一直都是由亲戚的经纪公司在运作,他的经纪人很有经济头脑,定位精准,所以他上位极快,短短几年,便成了演艺圈里的当红明星。
迟绍杰靠在墙边,"有时候,并不是你努力就够了,还得有机遇。"
顾兮眸光微闪,总觉着这个场景,很多年前曾经上演过。
迟绍杰唇角微微一扬,展现出在镜头前秒杀了无数少女的慵懒气质,"我哥哥那一关可不是那么简单能过的,你加油。"
顾兮点头,收了名气,轻声说:"谢谢。"
付瑶进了片场,顾兮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离开了这里,并且默默地将名片放在了垃圾桶中。
这世间,就是有一种人,会守望自己的坚持。多年前,她没有接受,多年后,她依旧不会接受这种施舍的好意。
大概迟绍杰不会相信,会有人将这种提携给放弃。但若是他知道,这个女孩无非是不希望自己被瞧不起,而是想靠自己的脚步,踏踏实实地走到他的眼前的时候,会是另一种感觉。
不过对于这样一个日理万机的大明星来说,顾兮的存在,也不过是过眼云烟。直到有一天,《摘星》的导演老羊笑嘻嘻的指着电视说:"哟,绍杰龙珠阿沙隆,你这广告里的女主角相当抢眼啊。"
他从宾馆的床上抬起眼,望向电视。
电视上闪现了几道光华,旋即进入了一张格外清新的面孔吴六剑,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仿若会说话,只一个人入镜便让整个画面都灵动起来,而几个镜头后,便是他和付瑶对窗而坐,品红酒的画面。
——无论是独自在路上,又或者是双人对月影,格兰菲斯,是你一直的伙伴。
这广告首播的时候,顾兮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,突然觉着画面有些熟悉。
这、这、这不是自己的脸么?顾兮扑到电视面前,看完了全部广告内容,一口水险些喷出来,等等,这是怎么回事?!
她转头抄起电话打过去,"姐姐,那广告是怎么回事啊?"
姐姐笑的格外得意,"我告诉你,本来确实没你的事啊,但是那天红酒公司的监理来探班,看到你在监视器里的镜头,强烈要求把你加上,这可和我没关系。"
顾兮呆呆的看了眼正滚动播放的广告,心头某处似乎被人拨动了一下,她总算是跟迟绍杰处在同一个画面里面了。
"小兮,你的机会来了。"姐姐悄声说:"这广告效果好,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人指明想要你参加的。"
顾兮心情十分愉快,挂了电话正好瞧见手机有未接来电的记录,还是不认识的号码,她以为是那种诈骗电话,就没多管。
等她洗完澡,包着头巾跑进房间,才发现手机上居然多了五个未接来电,看来并不是骚扰电话。
顾兮奇怪的打了回去,"请问是哪位?我是顾兮。"
"啊,你好。我是摘星剧组的。"
顾兮差点跌到地上,"什么?摘星剧组?"
"对。"那边的声音还满柔和,"你好,我是崔谢,是这部戏的制片人。我们导演在电视上看见你的广告,觉得你气质非常好,凑巧副导演说你参加过本片的试镜,就调出来看了看当天的视频。"
结果是,痛心疾首啊。第5章:初恋女友
导演痛骂副导演为什么不好好推荐,这女孩明明演得比那些总上电视混眼缘的演员要好太多。
副导演委屈的说,这女孩确实没什么名气,只是采取择优选的策略,最后迫不得已唰了她。
"导演说,觉得你很适合我们这部戏里另外一个角色。想请你来C城月光海滩参与这部戏,你愿意么?"
顾兮一头磕在墙上蔡端宏,她怕自己在做梦,结果痛得弹跳而起,满地打转。
那边崔谢再次问了一遍,她才慌忙回答:"是,没有问题,我明天就赶过去。"
挂上电话,顾兮在床上翻滚着大笑。
要知道,撇去这意外的广告不说,她一心一意想要进的剧组,就是《摘星》剧组啊。无心插柳柳成荫,看来真的是自己的运气到了。
第二天一早,顾兮就起了床,收拾好行李,直奔机场。
等她到达月光海滩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,崔谢来接的她。这是个身高颀长,带着眼镜,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,他顺手接过她的行李说:"顾小姐一路还好吧?"
顾兮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重视,不觉有些紧张,点头回答:"挺好的,路上没堵车。"
"堵车?你不是飞机么?"
顾兮立刻反应过来,尴尬地笑了笑,"天上云层虽然多,但飞机走得挺顺畅……"
崔谢不由笑道,"顾小姐还挺幽默的"。
他带顾兮先去宾馆办了手续,然后坐在大厅,从包里取出合同推到她面前,"这是这部戏的合同,虽然戏份不多,但也比较重要,希望顾小姐不要让我们失望。"
顾兮怔怔的看着他,"不用试镜么?"
崔谢摊手,"你忘记了?你已经在摘星剧组试过镜,作为制片人的我,也已经看过以前你其他的片子,虽然大都不出名,但很显然,你完全能胜任这个角色。"
"我能了解下是什么角色吗?"顾兮拿起合同,上面注明了拍戏时长,还有是否需要配合宣传的条款,以及酬劳,角色名叫林月。
林月?
她之前了解的摘星剧本里,似乎没有这个角色?
崔谢解释说:"这部戏都是国内一线制作,编剧更是国内有名的剧作家,他在探班的时候,与导演商量,加了林月这个角色,认为更容易丰满男主角的人生及精神世界。"
"那林月……"
"哦,我大概说下,这个林月是男主角的初恋女友,虽然在男主的生命里只有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,但她的善良和单纯始终感染着男主角,最后病逝在医院当中。时光虽短,却占据了男主心灵的全部,以至于很长时间都无法接受后来的女朋友。"
崔谢说完,见顾兮一直盯着合同不说话,他试探着喊:"顾小姐?"
顾兮依旧出神的盯着合约不言不语,崔谢轻轻敲了下桌子,"顾小姐?难道是不满意这个角色?"
太满意了啊,顾兮简直激动地快叫出来,这角色比她去试镜的那个女配角要好太多。感谢那则红酒广告,若非有它,她哪里能得到这么好的待遇。
她毫不犹豫的拿起笔,在合同上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崔谢微笑着接过合同肖璨,"顾小姐,合作愉快。"
"合作愉快。"
崔谢将台本递给她,"那顾小姐可以先去宾馆休息,可能需要两天时间磨合台本,我们大概会在20号开拍。"
"好的。"
顾兮收了台本,刚要离开,崔谢突然说道,"顾小姐你看合同从来都这么草率的么?"
顾兮愣了一下,"这合同有问题吗?"
"不是,就是觉得你看的也太不仔细了……"
顾兮微微笑,"我不过是觉得这么大的剧组,也不至于坑我这么一个小配角。能这么善待我的人,不会是坏人。"
崔谢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遇见的最好的制片人,不霸道不咄咄逼人,也不杀价谈条件,给出的所有条款都是在她的接受范围以内,那又何必纠缠呢?
崔谢无奈的叹了口气,将顾兮送到电梯口。
她拖着行李奔上三楼,正好看见被前呼后拥的一个漂亮女人走进电梯,顾兮多看了几眼,如果她没记错黄蔓,这个应该就是摘星的女主角,国内知名影星云禾。

©